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2020年春节,一场意想不到的“病毒”在国内爆发,并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当中对武汉乃至整个湖北省的隔离,以及国内各地一而再再而三的延迟复工,给产业带来了不可预估的影响。这就引发国内很多人对本土半导体供应链的一些担忧。

基于此,半导体行业观察记者和半导体行业不同产业链的人进行了一番交流,给大家带来本次疫情对本土半导体的一些影响分析。

晶圆厂:近期影响不大


关于晶圆厂方面,包括中芯国际、华虹宏力、华润上华和长江存储在内的多家企业都已经发表声明,公司处于正常生产过程中,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而从晶圆厂的一贯运营情况来看,专业是说得通的。

据行业人士告诉半导体行业观察记者,这与晶圆厂的生产特点有关。从他的介绍我们得知,晶圆厂本身是有他们的岁修时间,且一般只有一两天。除此之外,如果没有问题,晶圆厂都会365天不间断地工作的。从这个角度看,疫情并不会对晶圆厂造成很大的影响,因为很多工作在疫情大爆发之前,都已经安排好了。

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因为疫情的缘故,很多员工不能按时复工,这会是困扰晶圆厂的一个因素。

从物料供应商看,我们暂时也不需要对晶圆厂有太大的担忧。据半导体行业观察了解,根据不同的类型,晶圆厂在物料方面会有三到六个月的库存,那就意味如果疫情在短期内解决了,那就并不会影响晶圆厂的生产。但如果这种状况继续持续,那就一切都很难说了。而据笔者从材料供应商初获得的消息,这也和晶圆厂所说的一致。

某气体供应商也告诉半导体行业观察记者,从他们监控的数据看来,现在晶圆厂的氮气使用情况与之前相比并没有明显的变化,包括在旋涡中心——武汉的工厂。不过他们也强调,虽然氮气没影响,但除氮气外的大宗气体和特气会成为一个X素。

跟氮气不一样,晶圆厂使用的其他气体基本都是用钢瓶、槽车或者鱼雷车供应的。而一般的晶圆厂在这些气体的库存也不会超过两个月,如果疫情在这个期间内不能解决,交通持续管制,这些气体的供应也会成为问题。

“当然,目前这些都不是问题”,他强调。

以上说的是产线已经完备的晶圆厂的状况。如果是一些近期需要进设备的晶圆厂(如武汉弘芯),那就影响会比较大,因为相关的人员去不了现场支持,这些工作是完成不了。对于这类型的工厂,那就意味着进度的拖延,这是毫无疑问的。

封测厂:可能是最大问题


在与产业链多个人交流之后,他们反馈的一致信息是封测厂是目前最大的问题。

封测行业资深从业人员告诉半导体行业观察记者,不同于晶圆厂会一年到头不间断地开工,封测厂一般在春节的时候会放假,近乎完全停工。虽然在2019年年底,因为订单很多,有不少封测厂都留了一部分的人值班,但在疫情爆发之后,很多本应该回来的员工却不能顺利返岗,加上封测厂在年前流失了一部分员工,这就让封测厂的产能问题首先凸显。

据半导体行业观察记者从相关供应链了解,现在国内的封测厂的产能只有正常情况下的50%左右。多家封测厂已经开始出现了操作人员不足的情况,这就给他们重回正规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其中有些封测厂的订单是来自湖北的晶圆厂,考虑到当地的交通管制,这又让他们面临更多的考验。

除了封测厂自身的产能不足外,其他配套供应链的复工问题,也是分析封测产业现状不能忽略的一个重要因素。知情人士告诉笔者,当前很多电镀厂和切割厂还没有开工,这就让不少封测厂即使能找到操作员补上,但在电镀和切割方面,也没人配合,这也是封测厂需要面对的。

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有知情人士告诉笔者,现在有些晶圆厂生产好的晶圆都不能送到晶圆厂进行封测,而是只能放在自己的仓库里。

而从现在封测厂透露的信息看来,长电科技会在10号准时复工,通富微电和晶方科技虽然在春节期间没停工,但他们都在按需开工,华天科技也会在9日复工。不过多方消息显示,湖北籍员工返工问题,工厂当地的人员回流审查问题将会是横亘在这些封测厂面前的一道坎。

芯片企业:冰火两重天


谈到疫情对芯片设计企业的影响。如果单从工作上来看,与晶圆厂和封测厂相比,他们受到的影响应该是最小的。

据芯片行业从业人士笔者,芯片设计企业的工种可粗略分为前端代码设计、系统验证与应用,后端布局布线,供应链管理(流片封测管理等生产相关环节)。对于芯片设计而言,是纯粹的代码阶段和后端布局布线,这主要是通过人与机器完成的。那就意味着如果这些领域的工程师通过VPN连接到公司的数据库,就可以完成相关的操作。当然,效率上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笔者从EDA厂商处也获得了同样的回复。相关人士表示,对于一些成熟制程的芯片设计,并不需要EDA的工程师做太多的现场配合,大部分问题都可以线上解决。但是在那些需要很多现场支持的先进工艺节点上,受到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而对于系统验证与应用,则除了EDA验证外,还需要很多与实物相关的应用和验证(如pcb板级应用和验证),这时候就需要用实验室和仪器仪表设备,这个环节远程办公会非常困难。至于供应链管理,则与晶圆厂和封测厂相关,在上文我们已经谈到,就不再赘述。

需要说明一点,对于大多数的芯片企业来说,其实设计领域的影响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在供应链管理和终端的销售。现在的境况是线下销售几乎没有,即使线上表现不错,但类似富士康这种制造型企业也大多没有开工,这势必会给他们的芯片销售带来更直观的影响。

对于某些医疗电子芯片供应商来说,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因为肺炎的肆虐,让红外体温检测仪、血氧仪、移动DR、PCR检测仪器和呼吸机等一系列医疗器械供不应求,尤其是在红外体温检测仪方面,因为医疗和监控的需要,更是频频传来缺货的消息。

笔者也从红外热像产品核心器件供应商高德红外处了解到,在疫情爆发之后,他们的产品需求量急剧上升。他们除了自己加大相关产品产能之外,其芯片公司还配合类似大华这样的合作伙伴,协助他们更快做出更多的产品。其他诸如医疗传感器类的产品,也在这波潮流中意外受益。不过同样地,供应链能力仍是他们需要面对的。

除了上述三大领域的企业外,材料和设备供应商也都在这波疫情中或多或少受到影响。更重要的一点,因为现在还处于放假期间,企业还需要支付员工工资,这给很多企业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尤其是对于中小企业,形势更是严峻。这也就是为什么有行业人士呼吁国家实施减税、降低贷款利率、降低个人所得税,甚至暂时放开最低工资标准,让企业在保证不裁员的情况下,与员工共度难关。

中央相关领导小组昨晚的会议也强调,湖北以外的地区,在做好工作防控的同时,要有序恢复生产。但笔者在与多家厂商交流的时候,他们都表示,对于未来的走势目前还不是很明确。他们需要就疫情的发展和客户的计划作进一步进行评估。但在上半年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了。

期待疫情早日解决,让产业重回正轨。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